巴浪林道网  >   读书 > 文章页

无悔的选择|一个家、两代人、三位院士,他们都选择了这条报国路

记者 席秦岭 罗田怡 编辑 黄芯瑜(实习)

李四光外孙女邹宗平:因为中国当时连造船用的钢铁、炼钢铁的铁矿都没有,所以他后来去英国留学,他就特别选了一个采矿专业好的学校。学了一年以后他又发现中国也采不出矿来,因为中国没有地质学,就是没有科学,你没有指导。所以他就回到最原始,在中国做地质学,有了科学的指导才能找到矿,有了资源实业才能发展。他的动力就是要有一个富强的中国,但是他的手段是做科学。

少年李四光探索巨石由来的故事,就收录在小学的语文课本中,题目叫《奇怪的大石头》,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李四光是地质学家。但其实他在15岁被选派留学日本时,学的专业却是船用机械。因为甲午海战中国战败,李四光立志要造出坚船利炮来保卫国家。这期间,他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两人的一段谈话让李四光永生难忘。

比利时队主教练马丁内斯(左)在比赛中指挥。

在为国家解决战略需求的岁月,李林有13年与爱人邹承鲁分居两地。毕业于西南联大的邹承鲁,在1951年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后立即回国,到中科院上海生化研究所从事生物化学的研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简陋的科研条件下,他和团队用了8年,成功实现了“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的蛋白质,让人类认识生命迈出一大步。

李林院士学生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邱祥冈:她说国家有这个需要,我们要去学,要克服困难重新建立(掌握)不了解的知识。所以她每天都是专心地看文献的,中午不回家的,她就躺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下。她说她听到这个机械泵的噪声,她才能很好地睡着。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就是要不辜负国家的希望,解决一些重大战略需求。

这次比赛包括拉发、水银、压发、松发、遥控五个种类的爆炸物,全省的22个参赛队,根据抽签结果决定对其中两种爆炸物进行处置。

12月7日,湖北十堰。民警雨雪天拦截一辆超载面包车。乘车人均为未成年学生。经查该车司机无证、车辆没保险,司机是学校保安。目前司机被处行政拘留,警方对此立案调查。

新华社成都7月31日电 在日前举行的峨影集团60周年经典电影展映启幕活动上,峨影集团与相关部门签订《金砖国家电影产业园项目战略合作协议》,将建设金砖国家电影节永久会址、金砖国家电影风情体验园和5G物联网视频产业基地三大核心板块,作为永久落户成都的金砖国家电影的重要举办场所。

4月28日上午,潇湘晨报记者来到事发地点,看到了涉事报废卡车。这是一台红色车头的大货车,在驾驶室外侧写着总质量4275千克。在车后部几十公分处,记者看到了事发当时的血迹,此时仍然呈暗红色,车旁边还放着操作时的工具。

新中国成立前夕,李四光因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在英国停留,其间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此时,国民党政府已密令人员寻找李四光,要他公开发表声明,拒绝接受这一职务,否则就要被扣留。但面对国家召唤,李四光当机立断,坚定地朝祖国的方向走去。

丈夫身患重病,妻子在外打工养家糊口,两个孩子聪明乖巧,人见人爱。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命运多舛的家庭却惨遭邻居毒手,父子3人瞬间2死一伤,令人悲恸欲绝。8月7日,在邯郸市肥乡区西张庄村,男女老幼自发为受害人捐款。

李四光纪念馆讲解员赵曼:图片展示的是李四光老家屋后的一块冰川漂砾,他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在这儿做游戏,它(这个石头)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这个探索科学的种子就深深地埋在了少年李四光的心中。

大多数房产销售最快的郊区均位于北岛,其房地产市场普遍较好,房价增长也较高,而且价格相对较为便宜。

与国家共奋斗的决心,也在影响一家人的选择。就在李四光冲破阻挠回国的1年之后,女儿李林从剑桥大学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第二天,她连毕业证都没拿,就急忙赶回祖国。

事后,百度官方微博对此事回应称:“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但我们前行的决心不会改变。 ​”

在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方面,《意见》提出了依法保护民营企业财产权、自主经营权、创新权益和建立完善合法权益保护机制等多条政策措施。将纵深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促进民营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创新监管和执法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完善政府守信践诺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多项改革举措,切实优化营商环境。

这张照片,就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一家三院士的合照。已白首的李四光院士,用独创的地质力学理论,为新中国建设寻找宝贵的石油能源提供有力支撑;他的女儿李林和女婿邹承鲁,因分别在物理、生物化学领域的成就,于1980年同时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李四光外孙女邹宗平:孙中山对他的期望,他能够多学些知识,等革命成功以后,还是需要这些人把国家给建设起来。特别就是对他讲的,“努力向学、蔚为国用”。那时候他想的就是为中国强盛来努力。

第三届普洱绿色发展论坛。 王祎 摄

邹承鲁生前同事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他们都是用实际行动经历过危及到我们民族存亡战争的血跟火的考验的人,对国家、对民族的赤子之心,都能够说明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习主席提民族复兴,尤其是像我们这一代,当然要服务于国家、这个民族,我觉得要有使命感。

李四光举办“地质力学进修班”时期的学生中国地质大学退休教授李东旭:老一代的学者,很少谈什么经济、物质环境。主要更多谈的是实践出真知,考虑的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事情。

为了富强的中国,李四光从学造船到学采矿,再转学地质。这“三级跳”的背后,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家需要”!六年学成回国,李四光常走在山川野外,用国际首创的地质力学理论,为国家寻找紧缺的矿产资源。

在新中国发展原子能事业建设国防的年代,李四光为寻找关键原料——铀元素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运用地质力学理论,指导“找铀队伍”发现一系列铀矿床,为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制成功作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日报网3月12日电(高琳琳) 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JT610航班在起飞13分钟后坠入爪哇海海域,机上189人全部遇难。仅仅过了不到5个月的时间,2019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的ET302航班也在起飞不久后失事,157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生还。

据悉,除被动式房屋外,今后双方还将在生态城市、光伏道路、光伏建筑一体化及光伏农业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共同推动新时代高质量绿色建筑发展,全面降低建筑能耗。

蒙牛“爱心井”大型民生工程项目实施六年以来,蒙牛员工、记者、水利专家全程参与,遍访自治区156个地区,打出72眼深水爱心井,受益牧民20万人次。蒙牛以实际行动反哺草原,为困难地区解决了基本的饮水生存问题。

李四光女婿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承鲁(生前采访):当时有人说是基础科学让人家去研究好了,人家研究好了我们用就是了,这话也不错。就是我们现在可以跟上人家。换句话,将来世界不和平,打起仗来了,人家对你保密,(所以)不能没有自个的东西。科学那是你不做,人家也会做,科学总归会前进。可对我们国家来讲,你不做就是少一个。

新京报记者 夏丹 图片来源 企业官网截图、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吴兴发

把个人安危置之脑后,只是因为心念祖国。1950年,李四光回到新中国的大地,开始奋战在地质、石油勘探等建设事业的第一线。那时,国家急需石油能源,但探明储量却非常少,一些大国大肆散布“中国贫油论”,并进行石油封锁。时任地质部部长的李四光运用地质力学分析,深信我国天然石油资源的储量十分丰富。在他的建议下,开始在全国开展大规模的石油普查工作,终于在1959年发现了震惊世界的大庆油田,摘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

近日,河南信阳“男子石砸执法车”的视频热传。25日当地警方告诉澎湃新闻,被砸车辆属县交通秩序整治办,非执法车。男子系精神病患者,当日不服整治办人员治理其电瓶车。

为中国强盛而努力,是李四光回国后的坚定选择。辛亥革命爆发后,李四光被委任为湖北军政府实业部部长。正当他准备投入“实业救国”的工作时,李四光却发现自己遇到一个巨大的难题。

李四光原秘书马胜云:虽然当晚风浪很大,天气不好,他也只能孤身一人,离开英国。不能走正道,他就走了一个偏僻的运货的狭道,都非常危险,当时他也顾不得这些风险了。

与发达国家科技期刊拥有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历史相比,我国科技期刊形成品牌还需要长时间积累。而且,科技期刊发展有其规律,通常从创刊到进入SCI,再到迈向世界一流,往往是“十年磨一剑”。科技界应对国内英文科技期刊发展保持信心,用实际行动进行支持;科技管理部门也要更加重视国内英文科技期刊,在评价导向上给予充分认可。(斐 渔)

《五马图》不仅人物有着色,第二、三匹马也有着色

中国网科技了解到,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生产超过13万台,较上年增长68.1%,目前,高速增长态势还在延续。而在今年工业机器人展区中,与去年相比,今年各大机器人厂商侧重点更多放在对研发技术实现进一步落地层面。

回国参加建设的李林,把一生的科研选择与国家需要紧紧绑在一起。她原本学的专业是金相学和电子显微镜,但新中国建设需要钢铁,李林就被派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研制“球墨铸铁”;国家发展原子能事业,李林又被调入核工业部从事核材料的研究。而在她快50岁时,李林第三次服从国家需要,转去研发超导材料。这是世界的尖端科技,在超低温下的阻力近乎为零,具有节能等方面的巨大价值。为了让国家尽快掌握这项技术,李林在从头学起的日子,每天从早到晚泡在实验室。

对此,沈晖甚为乐观,他对新势力造车这个身份的看法是:“谁可以做到真正量产?我希望我们是第一个。”

李林的女儿邹宗平:等毕业证,那都得等好几个月,等不了,她不想等了,急得不得了,她要回来了。赶紧回国参加建设。她的博士毕业证书,是到了80年代,剑桥大学有一支代表团来,就给她带来了。

把个人理想融入国家事业,是不愧于时代的无悔选择。在中国科技界,就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这个家,相继产生了三位院士,其中有人甚至是多次放弃自己熟悉的研究领域,转换到其他研究方向而从新开始。在他们心里,这样选择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家需要”!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